24小时服务热线:
400-883-8566
专注医疗设备20年
产品中心

企业相关

Enterprise related

医保大动作:大型医疗设备带量集采要来了
来源: | 作者:whwekcom | 发布时间: 2021-08-11 | 246 次浏览 | 分享到:
7月30日,安徽医保局发布《关于开展2021年度全省乙类大型医用设备集中采购工作的通知》。由于今年4月份,安徽省医保局曾印发的集采实施方案中明确提出“坚持带量采购、以量换价原则”,业界解读认为,乙类大型医用设备的带量集采要来了。



  据《看医界》了解,通知发布当天,被资本市场誉为“医械茅台”的行业龙头迈瑞医疗(300760,SZ)股价下跌近8%,8月4日,其股价再次大跌,跌幅7.1%。

医改明星省份又有大动作

 

  作为全国医改明星省份,安徽省医疗改革的举动向来牵动着全国从业人员的目光。近日,安徽省医保局发布了一则通知,引发了资本市场的不小反应。

 

  7月30日,安徽医保局发布《关于开展2021年度全省乙类大型医用设备集中采购工作的通知》。由于今年4月份,安徽省医保局曾印发的集采实施方案中明确提出“坚持带量采购、以量换价原则”,业界解读认为,乙类大型医用设备的带量集采要来了。

 

  据《看医界》了解,通知发布当天,被资本市场誉为“医械茅台”的行业龙头迈瑞医疗(300760,SZ)股价下跌近8%,8月4日,其股价再次大跌,跌幅7.1%。

 

  一周时间里,迈瑞医疗累计跌幅10%左右,股价从426元跌至384元,市值蒸发500亿元。为何一则省内通知会引起市场如此巨大的关注?

 

  大型医用设备的集采不是新鲜事儿,但“带量”二字却是业界的关注所在。有业内人士透露,这意味着,乙类大型医用设备或将迎来由医保局牵头带量采购新趋势。

 

  带量采购意味着什么?从国家医保局近年来接连推进的药品带量采购、医用耗材带量采购或许可以一窥端倪。

 

  2018年底,国家医保局在11个城市试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带量采购,25个药品品种迎来大幅降价,其中11个产品降幅超50%;5个产品的降幅在60%到80%之间;更有2个产品的降幅高达90%以上。

 

  2020年,国家医保局开始启动冠脉支架带量集采,首次高值医用耗材冠脉支架集中带量采购结果显示,支架价格从均价1.3万元左右下降至700元左右。

 

  据了解,2018版《大型医用设备配置与使用管理办法》中明确,乙类大型医用设备包含X线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仪(PET/CT,含PET)、内窥镜手术器械控制系统(手术机器人)、64排及以上X线计算机断层扫描仪(64排及以上CT)、1.5T及以上磁共振成像系统(1.5T及以上MR)、直线加速器(含X刀)、伽玛射线立体定向放射治疗系统。

 

  以X线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仪(PET/CT,含PET)为例,《看医界》查询政府采购信息显示,大同市某人民医院采购预算费用2800万元;中山市某人民医院采购预算金额3000万元。

 

  大型设备成为医疗腐败重灾区

 

  由于大型医用设备动辄千万,且利润空间大,不论是对医院管理层,还是供应商、经销商,都具极强诱惑,正如此,近年来各地因设备采购引发的医疗腐败更是屡见不鲜。

 

  《健康时报》近日报道,近年来,东软医疗在江苏、吉林、四川等地涉及产品贿赂10余起,贿赂款累计超1300万元,且九成以上与医院采购有关,产品经销商和大多医院管理者牵涉其中。多家医疗设备企业的回扣比例在10%到20%不等,部分医疗设备回扣比例可能更高。

 

  而医院院长因为设备采购谋取巨额利益被查处,也是不断见诸报道。

 

  裁判文书网显示,江门市中心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梁某进在任期间,要求医院相关科室人员在医疗设备采购上对其指定的经营公司予以关照,相应公司向中心医院提供了价值8000多万元的设备,该公司负责人多次给予梁某进钱款共计人民币477万元。

 

  前不久,中国检察网公布的哈医大一院原院长孟庆刚起诉书中,也披露了其多次收受医疗设备相关企业的回扣款。2014年,孟庆刚代表医院采购的一套设备中标价格995万元,私下里,他接受代理商送出的一套位于海南三亚房产,当时售价142万元。

 

  2018年,孟庆刚将一套彩色超声设备以348万元的价格采购进医院,私下里又收取了代理商的50万元回扣。

 

  而此前因贪污房产100套、停车位100个而被称为“双百”院长的原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院长王天朝的犯罪事实中也涉及设备采购回扣。据检方指控,2007年至2014年间,王天朝为多家企业向省一院销售医疗设备提供帮助,先后多次接受行贿者农行卡、公司股份、商铺等,价值共1100多万元。

 

  据京华时报报道,一名医疗设备经销商给云南多家医院供货过程中给院长回扣被判刑,在该名经销商供认的事实中,王天朝购买其医疗设备收取10%回扣。

 

  中国检察网还公布过广西一家大三甲医院院长因受贿而被判刑入狱的案例,该名院长在在医疗设备、医用耗材、药品采购及结算过程中,累计收取5家医疗器械商贿赂将近1900万元。

 

  据《看医界》了解,今年1月1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直接点名医疗腐败问题,重点打击医药、设备采购回扣问题。文章指出:医疗单位“一把手”贪污腐败案主要集中在医疗设备、药品采购,以及招投标、开单提成等方面。

 

  大型设备带量集采或是大势所趋!

 

  参考之前药品及高值医用耗材的带量集采,平均降幅都在50%左右,最大的达到90%以上。大型医用设备带量采购能挤压出多少水份尚不得而知。不过有业内人士透露,安徽省医保局的这一举动,或许预示着大型设备的带量集采已经在路上。

 

  就在今年4月9日,武汉第三届世界大健康博览会的一场医改高峰论坛上,国家卫生健康委体改司副司长杨志光透露了带量采购下一步推进的方向。

 

  “我们已经做了三批(药品带量采购),前三批112种药品平均降价54%,下一步还会继续推进,目前已经向耗材推进,马上还会有中成药,范围会越来越扩大,大型医用设备将来也会有考虑。”

 

  一位国产大型医用设备厂商副总裁在接受经济观察网采访时介绍,大型医用设备的集采,只是早晚的事情。同赛道的公司其实已经有心理准备,都在优化工艺希望降低成本。

 

  该副总裁表示,从疫情以来其公司接到的订单看,公卫基建潮已经带来医用设备需求的大幅上升:省市三甲医院要扩容,大三甲要建新院区;县城要拥有三甲医院,甚至乡镇医院、社区医院也要增加基础的检查设备,要做到大病不出省,一般病在市县解决。

 

  8月6日,人民网旗下平台金台资讯刊发《安徽开展大型医用设备集中采购取得阶段性成效》的评论文章,再次肯定了安徽医保局的集采改革。

 

  文章指出,通过集中交易,企业获得了规模化订单,不需要逐个医院“公关”,减少了流通环节,促销、流通等费用大幅减少,同时,集中采购促使企业之间回归到以质量、技术、临床疗效等为中心的良性市场竞争轨道。

 

  而且通过集中采购改革,进一步营造了公平、透明的行业营商环境,铲除了腐败滋生的土壤,让医务人员从被围猎的风险中解脱出来,建立起医疗机构、医务人员与设备企业的“亲”“清”关系。

 

  有业内人士表示,以医保为主导的大型医用设备集中带量采购或将是一个大趋势,在这个过程中,采购将逐步实现透明化,大型医疗设备的市场格局很可能改写。而一旦实施类似药品和高值耗材的带量采购,医疗腐败的空间也将急剧压缩,大型医用设备或将迎来大幅度降价。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小时服务热线:
400-883-8566​

销售电话:027-87854139

投诉电话:13607188639

公司地址:武汉市武珞路628号亚贸广场A座2708室​
< a href='https://www.live800.com'>web对话